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升龙道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智者

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智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二百三十六章大智者
  
      没有想象中那声势浩大的光影效果,三个老头的手指头点出后,易尘就好像一颗弹子一般,被飞快的吸入了那由一层层深浅各异的白色光芒组成的光柱中。三个老头看着易尘的身体以极高的速度向上飞升后,同时摇摇头,有点恼火的抓抓脑门,叹息一声,继续闭上眼睛冥思去了。
  
      光柱中的易尘起初还觉得身体很舒服,一阵柔和的暖意温柔的搂抱住了他,近乎有一种,那种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,还在母亲腹中的味道。这种微妙的感觉,让易尘也不由得心神微微失守,强迫着他开始在自己的脑海中寻找相同的感觉。就在易尘沉浸在对那人类出生前的奇妙境界的感悟的时候,他飞升的速度突然狂增了上亿倍,以一种他根本无法想象的速度飙升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易尘闷哼一声,虽然没有什么不适,但是在他感觉中,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似乎都已经被拉长了,彷佛一根面条一样越拉越长,急速的飞升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光柱起了一些奇妙的变化,一圈圈涟漪出现在了光柱上,易尘稳住了自己的心神后,凝神看了过去。是的,那种东西易尘认识,似乎是一种大海蜇一样。那是一只大海蜇的图案,在光影中,那家伙正欢快的挤压着自己的身体,从身体内喷出的高压水流,推动着它急速朝前滑行着。
  
      似乎突然之间,易尘突然就明白了这种叫做‘卡斯卡’大水母的一生,明白它们那个种群是如何出现,如何生活,如何进化的,以及他们最后将可能进化到什么程度。
  
      同样的,从最简单的蛋白质分子团一直到最复杂的高等生物,无数种生物的演化、这个宇宙各个星球的演化,也同时出现在了光柱上的涟漪中。易尘感觉到非常荒唐,绝对的荒谬,一些他根本不知道的知识,甚至想都没有想过的知识,都潮水一般的涌入了他的头脑。
  
      良久,易尘终于不耐烦的吼叫起来:“他妈的,什么狗屁东西,我要明白喀斯特卡这种人的大脑结构干什么?明白他的大脑结构也就算了,连他们zuo爱的时候每个脑细胞分泌多少激素都要弄清楚,我毛病么?我管他是不是智力比地球人高明一亿倍的顶级生物,他妈的反正没看到有这种脑袋长长的仙人出现,他们再聪明还是不如我。”
  
      紧接着,又是一长串的疯狂的诅咒,这些足以让普通人欣喜万分的知识,足以让宇宙中所有的学者、专家脑溢血的最全面的知识,在易尘这里都变成了垃圾的代名词。他呵斥到:“我管他们去死,一个细菌的一生,和我有什么关系?什么见鬼的圣界,难道你们这里都是疯子不成?飞升的路上就你们麻烦。”
  
      似乎是他的抱怨和诅咒有效了,在不远的前方,出现了一个光明的出口。易尘心里突然冒出了一种诡异的感觉,在地球的时候,陪着菲丽看那些杂志的时候,似乎听说过一些类似的情景。一些濒临死亡而又没有死去的人,不都是说有一种从一个隧道通向一个光明的出口的感觉么?难道那些人也曾见过这样的飞升的通道?
  
      就在易尘心里那种荒谬的感觉还没有消失的时候,他的身体一轻,整个已经冲进了那个出口之内,到达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说是神秘,是因为四周都是白色的雾气,极度浓密的雾气,以易尘足以透视大地和海洋的神眼,他的视线依然无法看到三米外的东西。上不着天,下不着地,四周都是一片的虚无。随着冲进来的势头,易尘有点身不由己的朝前飘行着,在这里,充满了一种安宁静谧的气息,一股让人懒洋洋的温和气息包裹了他全身,如此懒散的气氛,甚至让易尘都无法动弹一根手指头,无法提起一丝神力来。
  
      易尘大骇,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?怎么四周都根本没有任何的生命反应,完全就如同一个死域一般?他强运‘灭世魔经’,足以窥探世间一切密奥的高明神识全力发动,身上一道道黑光疯狂的闪动着,双目也透出了两道黑色精芒,刺进了那白色的雾气中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易尘惊呼出声了,在他的神识的窥探下,那些白色雾气,根本就是生气,是一种没有泄漏任何生命力的生气,近乎,近乎原始或者说是混沌的生气。在他的神目观察下,这些白雾已经变成了一丝丝的黑色的能量流,在不断的互相融合,不断的分裂中。
  
      而易尘依然是看不到任何生命的存在,那些飞升的神人呢?他们不是成为圣人了么?他们在哪里?
  
      就在易尘无比的仓惶的时候,一个柔和的,充满了睿智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很好,很好,真的很好,你比我想象中,嗯,要能干得多,这也证明让你提前到来,也是正确的,你也已经拥有来到这里的资格了。。。能够看透本源的气息,在这么多飞升上来的生物之中,你还是第一个呢。”
  
      一个完全符合易尘脑海中大智者印象的老者从白雾中缓步走了出来。光秃秃的脑门,几片银色的长发披散在脑后,高耸的额头上布满了皱纹,一对黑色的大眼睛充满了那种不可测的智慧光芒。高大的身材,整洁的白色长袍,走路的时候有着一种飘飘欲仙的出尘感觉。
  
      老者手一指,顿时大地出现了,那是一块大概不到三百平方米的土地,可是上面有花、有草、有树、有房子、有曰月星辰,还有一条尺余宽的小溪从上面流淌而过。老者微笑着出现在了那单间的茅草屋前,他的面前顿时又出现了竹椅、竹桌、茶壶、茶杯,紧接着,一柱热气腾腾的水柱从茶壶的口子里面射了出来,注入了两个粗陶茶杯中。清香四溢,这显然是极品的茶水。
  
      易尘看着眼前的一幕,默默的收起了自己的神力,落在了那个老者的面前。他打量了捻须微笑的老者良久,突然问到:“一切,都是假的吧?”
  
      老者白眉一扬,呵呵笑起来:“真的是什么?假的又如何?你能看出这些东西是真是假么?来,来,来,这茶水的味道比起你以前喝过的,要好得多,真的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手一挥,两个茶杯顿时化为一缕白雾消失了,他冷笑起来:“好了,你的形象完全符合我脑海中大智者的模样,那么,我就当作你是那个大智者好了。。。既然你想要让我相信这一点,我就相信这一点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老者缓缓的坐下,微笑着问:“什么叫做我想要你相信呢?”
  
      易尘粗俗的比划了一个中指,恶毒的说到:“老家伙,难道你不觉得你做得太过火了么?在我脑海中,我刚才刚刚幻想过所谓的大智者应该是什么模样的,可是你就出现了,然后。。。你居然和我脑海中幻想的那人长得一摸一样,总不至于我已经神通广大到了这种地步,可以预知你是什么德行吧?”
  
      老者呵呵大笑:“果然,不愧是我最近十万年来看重的人选,你的脑袋比那些以往飞升上来的人要好用多了。他们脑海中,已经存留了一个对于圣界的印象,那么,我只要利用他们脑海中的那些印象,直接让他们看到他们想象中的圣界,一切就非常顺利的发展下去了。可惜啊,你居然根本不猜测圣界是个什么模样,仅仅对我的模样有了点描述,我实在是无法构造一个全新的世界啊。”
  
      老者看了看易尘比划出来的手指,呵呵笑了一阵,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这是什么意思。
  
      易尘看着这个老家伙,自己的神识已经偷偷摸摸的探测了过去,想要摸清他的底细。可是让易尘大骇的事情再次发生了,他发现这个老家伙根本就是和那些白色雾气一般,不过是一些最纯粹的生气而已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生命反应,易尘甚至不知道他是如何思考和说话的,因为这些活动都会发放一些能量出来呀。
  
      不甘心的四处探测了一下,可是四周突然涌出了一股绵绵密密,坚韧得可怕的能量屏障,彻底的隔绝了易尘的神识。易尘无奈,再次强行突破了两次未果之后,他也坐在了竹椅上,问到:“是你下令把我从仙界抓到神界的么?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老者慢悠悠的竖起了一根手指,淡然说到:“其实,我还想让你在仙界多待一些时间的,毕竟看你把仙界折腾成那种样子,真的是很过瘾的一件事情,让我非常的新鲜。可是么。。。唔,反正你既然已经来了,我也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闷哼了一声,不说话的看着老者,老者微笑着,点点头说:“不要着急么,你的脾气是很暴躁啊,不过呢,我的耐心是非常好的。。。其实让你在仙界再多过一阵也没有关系,可是,谁叫那东西出现了呢?”
  
      易尘皱眉,回想了一阵子自己在仙界的经历,不解的摇摇头问到: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嗯?什么东西出现了?就算出现了一件了不得的法器,恐怕也无法用来对付你吧?起码我连你的本体都没有找到存放在哪里,拥有无敌的法器也不可能对付你的。”
  
      老者笑起来:“你想打听我的底细么?不要着急,事情要慢慢的解决,我会给你说明一切的。”他深沉的看了易尘一眼,眼里闪动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满意神采,慢吞吞的说到:“我们有得是时间,不需要着急,嗯?亿万年的时间,不过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叹息了起来。老者笑呵呵的点头说:“你想知道因为什么我才让那些神界的小家伙抓你上来么?很简单,一个我无法控制的生物出现了,他们的诞生,本来就是一个错误,我经过很久的努力,总算很勉强的纠正了这个错误,可是,谁知道又有变数发生了,在我不知不觉之中,我已经失去了对他的控制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皱眉,然后突然叫嚷起来:“你说的是该隐,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老者拊掌大笑:“对,你很聪明,的确太聪明了,就是该隐。。。你要知道,太古血族的出现,是造物犯下的错误,那种依靠掠夺别人的生命力增加自己力量的生物,是绝对不应该存在的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沉思了一阵,回想了一下那些叛逃的血族家主们述说的,关于血族的古老传说,有点好奇的问到:“那么,能给我讲个详细么?”
  
      老者连连点头,似乎很得意的说到:“最原始的血族,他们是永生不灭的,他们就是神一般的存在。。。不,最古老的三个血族,他们甚至比神界的雷神他们还要强大。并且,他们拥有着掠夺其他人的生命力,从而增强自己力量的本能。他们分化而出的直系后裔,也都拥有永恒的生命,强大的力量,这一切,都是不正常的。他们拥有了神的力量,同时还拥有了神所不具有的特殊实力,他们是不应该被创造出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长吸一口气:“所以?”
  
      老者轻笑起来:“所以,他们最强大的,最古老的前十七代血族,被整个的消灭了。然后,他们的后裔因为体内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缺陷,所以失去了他们永恒的生命。虽然他们依然很强大,但是他们已经不存在可能威胁到神的力量了。这样才公平,不是么?”老者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易尘沉默,然后问他:“那么,该隐的出现?”
  
      老者皱起了眉头,一脸不悦的说:“该隐的出现,的确是一个。。。怎么说呢,宇宙的秩序,在最古老的血族被消灭之后,已经是无比的融洽,绝对的按照一个完美的诡计在运行了。可是该隐,他却很可能破坏这个完美的秩序。他领悟了一种奇怪的修练的法诀,这种法诀,唔,可能修复他们血族体内的缺陷,让他们重新恢复太古血族的荣耀,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不解的看着老者,低声嘀咕起来:“那么,干掉该隐就好了,何必把我牵扯进来呢?”
  
      老者很是不满的看着易尘,轻声哼了起来:“我从来不重复使用一种手段去解决问题,只要一种手段被使用过了,我就会使用另外一种。我已经命令那些无用的遗族去刺杀该隐了,可是居然让他逃脱了姓命,我就不能再次的下手杀他。。。我要想出一个完全的计策来解决这次的问题,唔。。。如果总是重复的使用一种方法,岂不是侮辱我的智慧么?”
  
      看着老者居然就这样开始构思如何处理该隐的问题,易尘有点困惑的站了起来,然后,他脑海中灵光一闪,突然惊呼起来:“既然血族是造物制造的错误,那么你为什么要参合在里面?”
  
      老者诡秘的笑着,轻松的看着易尘,然后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,嘿嘿笑了起来:“唔,那个该隐被你所在的地球上的那个所谓的上帝,在我命令他之后,派出的大天使打得近乎魂飞魄散,可惜啊,他居然躲藏在了那个小道士的身体内。如果不是我那时候忙于另外一件好玩的事情,我也不会忽略过去了,他也就死定了,可惜,可惜啊。”
  
      不等易尘追问,他就已经岔开了话题,呵呵笑着说:“等到这次仙界的人要强行打开神界的通道,嘿嘿,该隐的气息又被我发现了。本来么,我可以花费很多的时间和他玩这个游戏,但是我不能冒险让你和他接触啊。。。当我发现你居然就在他附近的时候,你知道我有多么着急么?”
  
      易尘呆了一下,无可奈何的说到:“拜托,不要说得这么肉麻好么?似乎你非常的宝贵我一样,我可是个大老爷们,你对我这样,会被人误会的。”易尘嘴里不干不净的说着些一些不上档次的话,脑袋里却已经紧张的运转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老者摇摇手,对易尘柔声说到:“不用伤脑筋了,既然你已经到了这里,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了。造物消灭了最古老的血族,可是他自己也为了消灭他们而元气大伤,那些血族的能量,已经有了古怪的变异,是造物所不能控制的一种能量。为了化解那些能量,造物耗费了体内的很大一部分精力,以至于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,没有控制血族的繁衍,也许,这是个错误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干巴巴的说:“可是,你那时候也是有心无力了,不是么?如果不是知道血族的能量会消耗你的能量,你一定会彻底的消灭他们的。”
  
      老者点头微笑:“那是自然。。。诶。。。”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古怪的笑了笑,又把话题转到了该隐的头上:“你要知道啊,最古老的血族和现在的那些吸血蝙蝠可是不同的,他们可以赋予一个后裔,完全等同于自己的力量。。。该隐已经接近了那个界限,他很快就会达到真正的,宇宙三界中最强大的生物的境界。如果他拥抱了你,那么,你就很难受我的控制了。。。所以,我要趁着他无力对付天神的时候,让你离开他身边啊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长吸了一口气:“所以才有那个莫名其妙的令谕,命令那些莫名其妙的家伙把我莫名其妙的抓到了神界,然后居然还没有任何其他的命令了,由得我把整个神界弄得乌烟瘴气的,是不是?造物?但是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害怕那种力量?一切都由你制造,一切都由你创造,你为什么害怕那种力量?”
  
      老者微微的歪了歪脑袋,皱眉想了一阵,这才点头说:“话说开了么,也好,省得说得不清楚呢。唉,可是都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,制造血族的那些能量,是我无意中发现的,来自上一个宇宙的遗留能量,是我所不了解,不能控制的。。。明白么?那是在我出生之前就拥有的能量。你可以看到,血族的生活习惯和世间万物都不相同,经过我的思考,他们应该是上一个宇宙世代中最强横的生物,强横到了现在至高无上的我,都无法控制的地步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叹息:“你总算承认你是什么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老者很滑稽的做了一个耸动肩膀的动作,无奈的看着易尘说:“在事情给你解释清楚之前,我不想太让你吃惊的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冷哼一声:“呸,你有什么好让我吃惊的,你不过是一个连该隐那种人都对付不了的废物老头而已。手段?计谋?呸,你还考虑什么不要侮辱了你的智慧,你的智慧就很高明么?在我看来,对自己有威胁的,应该第一时间就铲除掉,哪里有你这样扭扭捏捏的。而且,你到底为什么要铲除血族?因为他们太强大了?可是我相信他们不会强大到你无法对付的地步吧?”
  
      老者有点迟疑的看了看易尘,突然笑起来,挥挥手说:“这个问题等下再讨论,不过,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重视你么?”他的眼里,突然闪动起一股讥笑、好玩相互混杂的神色。
  
      易尘干涩的说:“总不至于是招我做女婿吧?”
  
      老者连连摇头,一脸做作的叹息到:“其实,很简单的。。。你尝试过那种艹纵着其他人的命运的快感么?你尝试过,高高在上的关注一个人的生命历程那样的美妙感觉么?实在是太美妙了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张口结舌的看着老者。老者眯上眼睛,一脸沉醉的说:“看呀,那些修士,那些仙人,那些神人,那些天神,他们想的都是什么?力量,法力,道行,神力,创造的力量,可是,他们千篇一律,没有一个人的想法是和其他人有太多差别的。我关注他们太久了,我实在已经厌烦了他们的那种一成不变的生涯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死死的咬了一下嘴唇,问到:“所以?”
  
      老者看着易尘,一脸慈祥的说:“所以,我挑选了一个人,一个和他们不同的人,给了他一点点特别的力量,让他能够保证自己不会因为意外而死去,也就是‘混元天脉’。。。那是神才具有的特殊体质,而他却天生就拥有了。所以,不论他遭受什么样的磨难,都很难彻底的被杀死的。”
  
      易尘呆立当场,说不出话来。老者得意的说:“为了让他的遭遇能够曲折一些,能够让我看得更加高兴一些,看得更加刺激一些,嘿嘿,在他出生前后,我给予了他的命运一点点的干涉。。。一个自幼被抛弃的孩子,经过努力,经过奋斗而在那个社会团体中出人头地。这个剧本,你认为怎么样呢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